联系我们

地 址:北京海淀区成府路43号1号楼603室

邮 编:100083

电 话:010-62798575

传 真:010-62705055

邮 箱:alumni@pbcsf.tsinghua.edu.cn

微 博:http://weibo.com/pbcsfalumni

微信公众平台:

微信公众平台:alumni_pbcsf
alumni_pbcsf
您当前的位置:  校友风采 师者风采 正文

道口见证人 ——访北京大学教授、原中国人民银行研究生部教授秦宛顺、靳云汇夫妇

时间:2015-10-12 文章来源: 作者:邹昊轩/2015 级在校生 打印 字号:

人物介绍:


秦宛顺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教授。1960 年毕业于北京大学数学力学系,先后在北京大学教学力学系、经济系、经济学院、光华管理学院、原中国人民银行研究生部任教。秦老师用数学模型和教学方法表述宏观经济和微观经济理论的教学与研究在国内开展较早,与厉以宁教授合著的《现代西方经济学概论》(1983 年第一版),被多数学校选作教材,影响甚广。理论经济计量学的教学与研究在国内开展较早,受中国数量经济学会委托与南京大学共同编写了有关教材。除承担授课和指导硕士、博士研究生论文等教学工作外,还开展了大量的科学研究工作,涉及的领域有数量经济理论、宏观经济理论与实证、金融证券、国际收支与外债、教育经济学、企业发展、技术转移等。

靳云汇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教授。1956 年至1962 年在北京大学数学力学系计算数学专业学习。1960 年到1978 年在北京大学数学力学系任教,1979 年至2008 年在北京大学经济系、经济学院、光华管理学院任教以及五道口金融学院任教。


秦老师和靳老师夫妇


回忆道口,执教之初

       30年,弹指一挥间。在这30年里,原本被农田围绕的五道口,现如今熙熙攘攘,人来人往,一片繁华景象。而安坐在五道口一隅的这个小院子也悄无声息地发生了许多变化,平房换了楼房,楼房着了新装。多年未返校的道口人都不禁感叹,“全变了模样”。可是,尽管小院子里的人换了一拨又一拨,有两个身影却从来没有离开过,他们就是所有五道口学子的老师:秦宛顺和靳云汇夫妇。

  回忆起当年来到五道口任教的情形,两位老师开始对往事的追忆。靳老师说,当时教学条件比较艰苦,那时候的学生宿舍和上课的地方是分开的,学生住在楼里,而上课的地方是临时搭建的,非常简陋的平房,石棉瓦的屋顶,冬冷夏热,到了冬天要靠烧煤取暖。可是这些并没有阻止道口学子对知识的渴求与向往,当时几乎所有道口的学生已经有了自己的工作和家庭,怀揣着为国为民的远大理想抱负,孜孜不倦的学习。


道口学子:勤奋与团结

  按照五道口办学之初的指导思想,实行教师外聘制,如此,可以选择每门学科中比较好的老师来讲课,博采众长,为我所用。这个思想贯穿成了五道口办学的主线。

  靳老师回忆说,在人民银行前副行长刘鸿儒提出来为金融改革培养人才后,委托北京大学经济系,具体是由厉以宁操办。厉以宁不但负责制订教学计划,包括招生方案,考试科目也都由他亲自定夺。可能不为道口学子所知的是,五道口早些年的高等数学卷子都是靳老师出题和阅卷的。因为五道口这个“小地方”一开始就受到学生的欢迎和关注,考生报名十分踊跃,到了80年代,靳老师常常要一个人改很多份试卷。五道口刚成立时,硬件设施还很不健全,甚至可以说是十分艰苦。即便如此,学生学习起来一个个都毫不含糊。因为刚刚经历了“文革”,前几届学生的数学基础都比较薄弱,高等数学的很多概念都没有接触过,只能从头教起。而且,为了提高学习效率,经常是靳老师上课刚讲过的概念课就出题练习。困难虽大,可是老师的授课热情和同学们的学习热情都很高涨,每节课下课后都会有学生围住老师问问题。至今提起第一届学生来,两位老师还是赞不绝口,十分满意。

  “刻苦好学”是两位老师对道口学子的普遍印象。靳老师特别提到了在道口完成硕士学位后又继续攻读博士学位的武捷思在读博期间的轶事。武捷思读博士时已经在中国工商银行任计划资金司主任,因工作关系难免出差,可是“他一旦出差缺了的课,缺多少课他下了班就到我们家里去补课。当时,他每次来都端了一个很大的茶叶杯,2/3都是茶叶。因为他工作一天了很辛苦,为了不犯困,想出这个办法,用浓茶提神,确实很不容易。”靳老师回忆起这段往事感叹不已,“落了课还来找我们补课的,武捷思应该说是五道口唯一的一个人。我还特意问他,像他已经身居高位了,也不用自己去推导,或者去做模型,为什么还这么卖力学?”他就说:“从低标准来说,我可以知道下属在做什么,不会被瞒住;从高标准来说,我可以指导下属去做。”靳老师说,武捷思不但挺好学,而且很有远见。秦老师近些年一直给博士生上课,跟研究生交流相对少了。但是,五道口前几届学生的刻苦好学一直深深印在秦老师的脑海中:波涛去上课最早,往往是秦老师去教室时,整个教室只有波涛一个人在大声地读英文;吴晓灵曾几次就写论文模型选择的问题认真地征求秦老师的意见。或许,也正是道口学子的好学精神感染了两位老师,才让他们坚守道口的讲坛30年,孜孜不倦。

  当我们问起道口学生留给两位老师最独特的印象时,很勤奋,很努力,尤其是前几届。非常团结。每一个班都非常团结,人少,接触多,有几个活跃分子把班级凝聚在一起。以导师为线索,纵向联系,关系很紧密。互相帮助的气氛特别浓厚。


师者寄语

  对于学院,两位老师希望学院能在学院学生实践能力很强的同时加强对学生基础能力的加强,尤其是数理逻辑;另一方面,希望学院时刻不要忘记对学生职业道德的培养,有些学子误入歧途让两位老师感到非常的心痛和惋惜。

  对于道口的学子,秦宛顺老师特别希望在学院有非常多的业界资源的优势下,多多思考联系中国实际情况的问题,在有全球视野的同时要立足中国,西方的理论和模型都要它的假设与应用,哪些适用于中国,哪些不适用,要学会用数据去检验自己的想法。靳老师提了三条建议:一、基础要打好。基础打好才能更快的接受和学习新的思想和方法;二、了解中国国情,多去实践,这是五道口的优良传统,要保持;三、要有国际视野,多出国交流交换,道口学子要将自己培养为金融领域的国际化人才。
关闭